问初心使命 践责任担当——《阳光问廉》直击恩阳民生热点

2

大型全媒体直播节目《阳光问廉》走进恩阳节目现场

“小农水”变违建,惠民工程不惠民;创业培训“假大空”,凑人数套取补贴;环保整改差距大,群众不满意;合作社公私不分,产业资金成村干部“唐僧肉”……

12月25日晚,大型全媒体直播节目《阳光问廉》恩阳区专场开播,围绕“问初心使命,践责任担当”主题开展问廉互动。50名“群众监督员”组成“问廉代表团”,对被问廉责任人进行现场表决测评,现场辣味十足。

下八庙镇

违法设置“拦路虎”

河坝加高7.9米断了村民赶集路

2016年,恩阳区下八庙镇普济宫村被纳入省级财政小型农田水利重点县建设项目村,计划投入128.32万元,整治山平塘5口,新建渠道12公里。经区水利局实地勘查后,为普济宫村八泷湖石河堰设计了宽5米、高4米的拦河坝。然而,施工建设后的石河堰拦河坝在设计基础上被加高了7.9米。

经调查,人为加高拦河坝是为了“天山八泷湖旅游开发公司”开发旅游项目。项目既没有规划,也没有经过审批。非法加高后,石河堰拦河坝成了“危民工程”,不仅河水上涨淹没农田,也断了村民赶集的道路,不少村民只能涉水过河。遇上洪水上涨,不少村民表示“住在这里晚上害怕得不得了”。

对违法加高拦河坝的情况,下八庙镇水务站、区水利局农建办在验收工程时虽发现了问题,但只验收了设计的部分,未采取有效措施。有关负责人甚至表示“管不了违法加高的部分”。

“面对洪水上涨危害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情况,我们先后采取了挖掘溢洪道、下发整改通知书等方式进行整改。”恩阳区水利局局长周峰民表示,效果并不理想。下一步将秉承“谁违建谁拆除”原则,督促建设者拆除拦河坝,对有关责任人追责到底。

关公镇

创业培训“假大空”

22400元就业资金入了个人账户

为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央和省、市出台了创业培训补贴优惠政策。恩阳区关公镇在落实这项惠民政策中,却存在“假大空”现象。

按照区人社部门要求,关公镇2017年创业培训任务为20人,实际参加人数却有60余人。关公镇就业和社会保障服务中心主任孙功德透露,多组织人员参加创业培训,是为了获取上级部门给予的每人400元的经费。

2017年8月2日,关公镇“拼凑”60余人的创业培训班开班,一天只上半天课、授课内容走马观花。“没有多大收获,最后几天我都不想去参加了。”参训学员肖蓉华说。根据规定,学员需上完56个学时的课程才算合格,“每天上半天课,难以达到合格标准”。

根据创业培训有关政策规定,恩阳区就业服务管理局以每人400元的标准,为关公镇就业和社会保障服务中心下拨工作经费22400元。当这笔资金汇入关公镇财政所账户后,由镇分管领导夏述蓉签字,镇就业和社会保障服务中心主任孙功德将22400元全部套取到了个人账户。

“利用创业培训套取冒领就业资金,形势非常严重,将绝不姑息、坚决查处。”恩阳区委常委、副区长罗中荣表示,将进一步压实各方责任,严防有关人员“钻制度的空子”。严格执行上级规定,结合恩阳实际开展创业培训,并建立健全效果评估机制,确保惠民政策落到实处。

茶坝镇

环保整改“走过场”

应付式整改让群众满意度不高

今年12月初,恩阳区茶坝镇“污水处理厂长期未运行、并存在损毁”的问题被省生态环境保护专项督察组点名通报。实际上,恩阳区河长制办公室今年5月制定的《河流管理保护四张清单》明确指出:茶坝河存在“污水直排入河”问题,要求加快污水主支管网建设,加强日常巡察清理,确保无污水直排,达到水清、岸绿、景美目标。但7个月过去,效果并不理想,存在环保问题整改“走过场”现象。

根据该河段河长《巡河日志》,截至12月中旬,茶坝镇人大主席杨希渊、副镇长吕会德分别对茶坝河、花溪河巡河46次。两人分别14次和16次发现“河岸河道有白色垃圾、有漂浮垃圾、有人倾倒垃圾、有人养殖鸡鸭”的问题,处理方式为“组织人员进行清理、打捞,通知关闭”。存在的污水直排问题,未写入《巡河日志》。杨希渊坦言,“对此知情,但不好处理”。

“我们多次对河岸河道垃圾、漂浮物进行清理、打捞。今年,仅垃圾清理已经花了3.6万元劳务费,用工140余个。”茶坝镇双桥社区支部书记安德平表示,当地群众满意度并不高,不少群众还表示“镇上这样做是为了突击应付检查”。

有村民还反映,茶坝镇两年前就建好了污水处理站,由于机器长期停用,已经锈蚀。记者实地走访发现,镇污水处理厂多处围墙断裂,地面沉降严重。

对此问题,茶坝镇党委书记刘虹均表示属实。恩阳区住建局局长阳振辉表示,目前已对该问题进行整改,将在2020年1月15日前解决污水直排问题,污水处理站将在明年上半年继续投入使用。

义兴镇

干部私揣“唐僧肉”

一年内套取产业资金13.6万元

2018年初,为实现脱贫摘帽,恩阳区义兴镇新庙村成立“仕庆种养殖专业合作社”,计划大规模种植芦笋,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为村主任杨仕庆。最初,合作社与施工老板徐贤德以每亩1000元的价格签下18亩土地平整合同。然而,工程结算书却写明:“平整土地80亩,按承包价每亩1000元,共计8万元”。同时,一份被随意改动造假的资金拨付审批表,顺利通过了义兴镇财政所、镇产业分管领导的层层审批。当镇长签下“同意拨付”时,资金又变成了10万元,项目内容也变成了“芦笋整地50亩,有机肥40吨”。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全额财政注册的“仕庆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的章程、财务制度、人员机构一样都没有。经调查表明,杨仕庆利用合作社这一平台,先后通过虚列工程量、购买肥料等名义,在短短一年之内套取13.6万元产业发展资金。对于这笔钱的开支,杨仕庆多次表示“摸不清”。

恩阳区义兴镇芦笋办高绪权表示,目前对合作社的监管存在一定程度的制度漏洞,对产业资金的使用监管也不健全。“下一步,我们将严格落实预算约束机制,严禁未经预算随意乱上项目。同时严格开展财政资金使用效果评估,确保好钢用在刀刃上。”恩阳区委常委、副区长罗中荣说。

同步播报

群众问干部答 打通干群“连心桥”

12月19日,巴州区2019年第五期《群众来问廉》节目走进大罗镇元庵村,围绕“问群众关心事,解百姓心中结”为主题,对群众关注的热点、难点开展问廉互动。

“听说2015年元庵村有10万元暴雨洪涝灾害救灾应急补助资金,这笔钱村里是如何使用的?”提问环节,元庵村四社村民刘端碧率先抛出了自己的疑问。对他的提问,原元庵村村支部书记现场进行了回答,老刘表示满意,“很多人都关心这个钱用在何处?如何用的?现在终于搞清楚了。”

刘端碧的提问点燃了现场群众代表的积极性。大家争相举手,轮番向镇、村干部提问,不少问题十分尖锐。在一个多小时里,干部共回应群众关切的问题10余个,均得到了比较详细的答复,群众表示满意。

大罗镇副镇长董琼表示,将对群众现场反应的问题进行收集,分类建立台账,对立即能够解决的问题立行立改,短期内不能整改的制定整改方案,限期整改销号,力争做到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问廉活动这个形式,群众反映很好,我们将继续开展下去。”巴州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群众来问廉》节目由巴州区纪委监委主办,持续深化融合“纪检监督+群众监督+媒体监督”的“阳光问廉”新模式,主要从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回应群众关切。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